#兴趣写脑洞 ,目前写全职、文豪、恋与,原创,非专业文手,外表高冷但内心欢脱好勾搭,欢迎私聊塞梗喂食

#全职一霸敬老院一名专业潜水员,谁要给我证照啊~XDDD

#最近迷全职,大爱文州和小周♡希望有空开坑

#偶尔会塞文豪旧文上来充更,平时咸鱼,更文不快,不喜勿关

泠瀟

【文野乙女+特别嘉宾】太宰、中也、敦、芥川、织田——新年要做什么?让小野犬来教妳~

*可能有OOC,好久没写了。

*新年应景文

#太宰治——买年货

今天妳在打扫房子时发现很多东西都坏了或是没了,也想起最近正值过年前,便打了电话邀了太宰治一起去采买年货。

ㄧ到了那,果然在意料之中的人潮相当多,整条年货大街都被挤的水泄不通,因此妳和太宰在人群里寸步难行。

"唔...人真多啊。"

像是听见妳的嘟囔,随即一个温暖的环抱便拥住了妳的肩,妳回头看到太宰的笑容:

"这是怕小姐走失的措施哦~"

没有恶意的笑还带着些许温柔打趣,意外地让妳原本不耐烦的心情逐渐平静下来。

"啊!太宰先生我要那个!"

"对了!这个也少了...那个也是..."

........

"终于买完了!"

妳像是松了一口气的笑着说,妳和太宰手上都多了许多大大小小的纸袋,妳看着太宰从头至尾都没有皱过一次眉头,不由得问道:

"太宰先生你都不会不耐烦吗?"

太宰闻言,不在意的微笑着:"不会哦~因为是和小姐一起嘛。"

"话是那么说...那你要买什么东西吗?我都陪你去。"妳对于太宰的好意感到几分难为情,便如此说着。

不料太宰却在下一秒捧起妳的脸,轻轻吻了一下妳的唇,勾出了一抹得逞的笑容:

"小姐就是我想要的东西哦~"

#中原中也——大扫除

"喂喂…妳这房间也太夸张了吧!"

妳和中原中也为了过节便打算各去对方家里帮忙打扫一次,美其名大扫除。

妳上礼拜去中原中也家里时发现几乎没什么该加强的地方,只有帮他把酒类的年历排一次顺序,和擦一擦有些沾上灰尘的酒身而已,轻松的很。

但这礼拜中原中也一到妳家后便看见什么叫做衣服堆和垃圾堆,他好看的眉头整个皱起,隐忍着不把脾气爆出来。

"所以才需要整理嘛~是中也你家太干净了。"

妳特意的卖着乖,但是无下限的欠揍语气令中原中也差点克制不住怒气把妳揪起来教训一顿。

"家里干净那是理所当然的吧!妳这根本是太夸张了!"

中原中也没好气的说着,却开始动手开始整理起妳的杂物堆,妳在一旁看着是差点忍俊不禁,中原中也一看见妳差点忍不住笑出来的样子,一阵恼羞成怒:

"笑什么笑!还不快来整理,要不然妳就自己整理!"

妳笑着上前从背后抱住了中也,撒娇的说着:"我就知道中也你最好了!"

中原中也身子颤了一下,回头没好气的说着,脸颊上逐渐舖上了一抹难以言喻的绯红:

"少啰唆!妳这样我很难动作啊!"

"是是是~"

#中岛敦——围炉

今天是除夕,妳和中岛敦一起到了自己父母家吃围炉餐,对于妳交的男友中岛敦,妳的父母是相当的好奇,便一直问着敦一些妳和他平时的情况,而敦的有礼和腼腆让妳的父母对他的印象很好。

"唉,真是给你带来麻烦了,我家这丫头就是这倔样子,你得容忍着点。"妳的父母叹息着说着,敦对于如此也微笑的化解尴尬:

"不会啦阿姨,小姐这个样子也很好的。"

......

当敦再次来到厨房要帮忙妳的时候已经是一小时后了,对于父母和敦说的话妳在厨房都有听到,因此妳不是很开心。

"小姐我来帮忙妳了——怎么了吗?脸色怎么那么差?"

敦看妳的脸色不好,便关心的说着,妳撇过头淡淡的说着:"没什么。"

"...是因为刚才我和小姐的父母说的那些话吗?"

被说中心事,妳犹豫了一会才点头,敦随即温柔的笑着:

"不要在意那么多了,无论怎样我都不会随便因为几句话就改变小姐在我心中的想法,今天难得回家,就笑一个吧!不笑的妳不好看哦。"

敦用手指在妳的嘴角拉出了一个弧度,妳随即被他逗笑了:"好啦,你先去外面,等一下就好了。"

"嗯。"敦微笑的说着。

#芥川龙之介——守岁

今天难得芥川放了假,和他出去了一天后回家洗完澡,妳便坐在被窝里,洗完澡出来的芥川看见妳还没睡便皱起了眉头:

"不先睡在干什么,很晚了。"

"不行,今天我不能早睡,我们家乡有种习俗叫守岁,愈晚睡父母愈长寿。"

妳有些幼稚的说着,芥川闻言,像是完全不信那说词一般的道:

"真是个毫无凭据的言论,与其花时间那种没有意义的事上不如好好保护自己的身体,快睡。"

芥川的语气略带上强硬,妳也不怪他为什么坚持自己要早睡,因为妳前些日子才感冒痊愈,身体还有些虚弱,但妳也相当不服气的说着:

"我又不是只为了我父母而已,还有你,所以我不睡!"

"......"

妳没有听见芥川再多说些什么,只见他拿了一条毛毯和一本书上了床,把毯子披在妳和他肩上,看着妳疑惑的眼神他淡淡的开口:

"只是还睡不着先陪着妳而已,别多想了。"

#织田作之助——放鞭炮

想起前阵子妳和织田作聊起自己家乡的习俗时,妳便提到了鞭炮,随口说着很久没放了有点怀念,没多久妳就在过年前夕看见鞭炮出现在自己面前,妳相当讶异和惊喜:

"织田作...你是从哪弄来的啊?"

看见妳脸上意料之中的惊喜,织田作松了口气似的挠挠了头:

"这个吗…是叫太宰帮我带过来的,原本说是顺便但是他还是特地叫人带过来了。"

"真是用心啊…织田作,谢谢你!"

妳对织田作微笑着,他也受到感染似的嘴角弯出了弧度,反倒像是安心的笑意。

"没什么,我们来试放看看。"

在妳略微熟练的点燃后,霹雳啪啦的声音便出现在耳里,在妳听来是相当怀念,看见织田作的表情有些讶异,像是没想到会有声音的样子,妳忍不住笑了。

"织田作——你的表情真好玩!你该不会是吓到了吧?"

织田作叹了口气:"是有那么一点,这东西还真是特别,不过妳开心就好。"

"当然开心,只要和织田作一起,无论做什么我都很开心!"

妳笑着抱住他,织田作愣了一下随即像是无奈宠溺般的揉揉妳的头:

"是吗,那就好。"

##特别来宾1:泉镜花——压岁钱/拜年

今年的年对妳而言很特别,因为妳要带镜花一起回妳家拜年,因为镜花从来没有这样拜过年,因此妳很想让她体验一下,而妳也问过社长和其他人,一致获得许可后妳便要在今天带她回家。

妳在开车时看到镜花一言不语,原本会捉着妳四处问东问西的镜花却一如反态的不说话,眼睛直盯盯着窗外,也不晓得在思考着什么。

到了妳家门口,妳招呼镜花下车时她抬头看着妳,语气相当正经:

"姊姊...我有没有哪边很奇怪?"

妳一瞬间就知道镜花是紧张了便微笑的揉揉她柔软的头发:

"不用紧张,镜花酱一直都很好很可爱,我们家的人一定会很喜欢妳的。"

"真的吗?"

"真的,相信我。"

镜花的眼睛微微犹疑,但在对上妳坚定的眼神后才牵着妳的手下车进入妳家。

家里的人一经妳的介绍后便都对镜花相当友善和好奇,尤其是妳的父母一直说真可惜没生一个和她可爱的孩子,在众人的欢迎下镜花也慢慢的放下心房。

在尾声收红包时,妳送了不少红包给自己的后辈和父母,当然连镜花也有,镜花收到时有些受宠若惊,看着妳的目光相当讶异:

"这是给镜花酱妳的哦,毕竟妳也比我小啊。"

"...谢谢姊姊。"

镜花小小声的说着,两颊漾起了一抹红润相当可爱。

更让妳讶异的是妳的父母竟然也包给了镜花,被忽略的妳是十分怨怼,在回去时的车上,看着镜花不时上扬的嘴角,妳也微微一笑。

"看来大家都很喜欢镜花酱呢。"

"嗯…"

##特别来宾2:尾崎红叶——穿新衣

妳一直相当喜欢和服。

在认识红叶姊后,妳又更加喜欢她那总是一身美丽的和服的样子,红叶得知后便在一天邀请妳到她办公室做客。

而妳一进去便看见有四盒包装精美的大礼盒放在桌上,妳有些讶异的看着缓步走来的红叶,她微笑着说着:

"前些日子妾身在整理衣柜时发现之前买的好几套和服已经不合身了,想着丢掉也可惜,正好打听妳喜欢和服便挑了四套可能适合妳的,这款式是不新了但还是有它们的价值,妳愿意收吗?"

妳听完是瞪大眼睛,看着红叶将包装拆开一套套拿了出来,妳更是受宠若惊。妳知道那些和服绝对是订制的,订制的衣服少说也是近十万以上的价值,而且几乎就像是新的,这么昂贵的礼物她怎么能收?

"红叶姊,这些——太贵了!我不能收,也没有理由收!"

尾崎红叶闻言也不讶异,仍是一抹从容的笑容:

"妳可是妾身宝贵的下属,最近妳的业务成绩一直都很不错,妳也从没要过什么奖励,妾身还愁着要给妳什么好,这些东西根本算不上什么,妳喜欢大可拿去。"

"可是——"

"别可是了,来,妳穿穿看哪件好,妾身帮妳。"

不由得妳回绝,尾崎红叶便拿了一套和服协助妳试穿,四套很快就都试过,红叶微笑的说着:

"看来还是这套最顺眼,那这套就给妳了。"

"真的可以吗…?"

"当然,还有了,新年快乐。"

尾崎红叶笑着说着。



后记:

好久没写文野了,第一次尝试红叶姊,原本还想写晶子姊姊的,之后都只会偶尔想到写,先祝大家新年快乐。

评论(11)
热度(38)

© 泠瀟 | Powered by LOFTER